[酒叔_]

     最后黑子也忘记了是如何到家的。

     他只记得那条回家的路变的甜蜜而漫长,青峰插着兜走在他旁边的身影温柔无比,自己脸颊上不断攀升的温度,静静悬挂着的晚月,有些昏黄的路灯,衬着青峰的侧脸,连呼吸都变得浅浅的。

     以及... ...一脸不善的等在门口的火神君。


     青峰看着蹲在黑子门口的火神有些莫名的不爽,他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


[我,和青峰君?]
他放下信想整理下思绪,但是在那一团乱麻中,他找不到那个小小的头。
[我和青峰君,是恋人关系吗?]
他这么想着,嘴角却慢慢的勾了起来,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黑子俯下身子继续在抽屉里翻找,一封,两封……好多封有着蓝色海鸥的信。

青峰君敬启:
果然和青峰君一起打篮球很开心。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老是挂在我的身上?听说这样会容易长不高。
青峰君也应该学习下功课了,最近斋藤老师似乎对你异常关心。
请不要在课上睡觉了。我会监督你的。
一起努力吧。
黑子哲也 参上

青峰君敬启:
为什么总是要固执地让我叫你大辉呢?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实在令人难为情,有别人在的时候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叫的,如果你想的话...



(和景音的合写)

【单数是我,双数是景音。】

【1】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冬天的雾总是很难消散的,空调外机的扇叶不停地嗡嗡作响,教室里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

黑子托着腮目无焦距的盯着黑板,手中的笔在草稿纸上不停地乱画。他的脑海不停地闪现的是早上在青峰的课桌上的信封。浅浅的米黄色,上面有一只展翅的蓝色海鸥。

是情书吗?还是其他什么... ...

“叮铃铃...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周围的人来来走走,他的头脑里有不同的事情重叠上演,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2】 “哟,哲。”青峰突然的出声打断了黑子,黑子茫然地抬起头,“青峰君?”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难看死了。”青峰皱了皱眉头,出手揉乱了黑子...

二十、

不管再怎么难过低落,败了就是败了,这就是事实。就算自信心狠狠受挫,时间不会给你机会,日常的练习还是要继续。
说不定在你自怨自艾时,你的对手仍在争分夺秒,慢慢进步呢。
但是……看着训练场上低迷的气氛,丽子皱了皱眉头,今天火神请假,黑子也没来训练,其他队员也只是机械地做些训练的动作……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

黑子不来的原因不必多说,火神却是因为这一场输得难看的比赛,而开始困惑起来。如果一开始就掌握比赛会不会好一些,如果我变得更强会不会好一些,我们的团队作战,是真的有效吗?
他不知道,这样的想法,与国中时的青峰,有多么相似。
他在赛后这样问过黑子,他看到黑子脸上的愤怒与失望,他听到平时沉默冷静...

delete my memories

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每一个新生的孩子身上总会带着一个按钮。
有好奇的人曾在成长后按下它,在顷刻间,便将过往尽数遗忘。除了名字,性别以及自己年岁几何?
曾经熟识的家人从防备开始重新相处,曾经深爱的恋人从陌路开始重新相遇。你本不该忘记的一切,全部丢失殆尽。
当然也有另一种人,主动按下按钮的那一种人。受不了沉重的记忆,承载不了或许沉重的感情。或者说,关于“沉重”的一切他们都不想接触。
这类人,都是脆弱又可悲的人。

part1

“呐,被黑暗吞噬的我你还爱着吗?”

那是个极为热烈的夏日,灼烧着皮肤的阳光也在灼烧着黑子的内心。
他的心中有愤怒不解,但更多的是慌乱。第一次,...

其实两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在饭后一起去散步了。

在渐渐昏暗的天色下,可以假装无意的探到对方的手指,满满的握住,慢慢的抓紧,然后甜甜的偷笑。

然后面瘫脸的某人会故意的调笑,“喔,青峰君脸红了。真难得呢。”

另一人会气急败坏最后却憋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只是用力地把那人拽进怀里,咬两下耳朵作罢。

总会有嘻嘻哈哈的笑声在夜色里漂浮着,仿佛在闪着光似的,明明灭灭,是人间的萤虫,亦或是高天的繁星?无法分辨。美丽的心情总是不需要太过分明的解释的。


青峰喜欢把黑子揽在怀里,下巴轻轻磕在他的头顶,然后会有悠悠的晚风,撩起黑子丝丝的头发,柔柔的抚在青峰的脸上。

他会挂着极温柔的笑容,感受黑...



第七日。

最后一天。
在白天才有着清晰神智的青峰不停的低吼着。因为哲他,还是不愿走。
黑子俯下身子慢慢解开他身上捆绑的绳子,青峰在挣脱束缚的那一瞬狠狠地把黑子拥入怀里,那双长着尖尖的指甲的双手甚至颤抖着不敢扶上他的肩头。

没有人说话。黑子的手在抚摸他的脊背,可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双臂越收越紧,指尖刺进了黑子的肉里,黑子没有说疼,他也没发觉。

终于他埋在黑子的颈边发出称得上是哭泣的嘶鸣。
神啊,如果真的有神的话,让我在此刻死去吧。让我,死去吧。

一圈又一圈,黑子仿佛不是在捆绑他,而是把他的爱恋一圈一圈的叠加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他俯身亲吻他的额头。
接着青峰陷入沉睡。

黑子走下阁楼,走进二楼...



被黑子喂了血的青峰罕见的安静了整晚。
趁此机会黑子悄悄地用瓶子装了一些青峰的血液。

黑子准备好了。
如果青峰君真的异变成丧尸再也不记得他了。
他就喝下他的血。
两个人可以再不分离。

他不害怕,也不觉得悲伤,只要和青峰君在一起,变成什么模样他也不在乎。
去地狱也好,只要两人一起。

一整天,他趴在青峰的旁边,向沉睡着的他讲述着以往的岁月。他们一起打篮球,一起集训,在放学时一起回家然后笑着说再见,他们度过了那么多,那么好的日子。
还有他很喜欢他这件事。
很喜欢很喜欢。

喜欢到就算被青峰君吃掉也没关系。

可是他害怕他会寂寞。没有了影子的光一定会很寂寞的。
所以他陪他一起。
一起沉沦。
直到真正的死去。...



第五日。

青峰几乎是一醒来就看到了哲手上那被布一圈圈包住的手腕,他惊觉自己的口中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转头看向黑子,那青年的脸苍白的不像话,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他想伸出手发现自己的手被牢牢绑住,绳索已嵌入了肉里,可是呢?可是他一点痛觉都没有。
他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竟连黑子的名字也叫不出来了,喉咙中发出的是丧尸特有的“嗬嗬”声。
他突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有种深切的悲哀。

可是他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在失去了做人的权力后他连哭泣的权力都没有了。
也终于失去了,爱他的权力。

待到黑子醒来已是日暮,失血过多的晕眩感依旧挥之不去。
他抬头看到那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嗬,嗬嗬。”走啊,哲。

求求你快...



第四日。

青峰已吃不下任何的东西。
除了血,除了肉。
黑子解开青峰手上的绳子准备一起吃饭。
青峰沉默的看着黑子递给他的东西——那是一只混着鲜血的脏兮兮的断手。
他几乎是暴怒着打开了黑子的手,那只断手跌落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声。
他怒吼,“我还是个人!”黑子颓然的低头,双唇紧抿着却也抑制不住颤抖,他的声音喑哑,“你会死的,青峰君。”
“我不要你死。”然后一滴滴晶莹的泪珠顺着他的脸庞滑落,“我……我喜欢……”接下来的话被青峰封进了嘴里,那绝称不上是一个甜蜜的吻,因为青峰几乎是在撕咬他的嘴唇。但他却神奇的,安下心来。
“我还是个人啊,哲。”青峰把他紧紧的锁在怀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听到那人说...

1 / 3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