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二十二)

     最后黑子也忘记了是如何到家的。

     他只记得那条回家的路变的甜蜜而漫长,青峰插着兜走在他旁边的身影温柔无比,自己脸颊上不断攀升的温度,静静悬挂着的晚月,有些昏黄的路灯,衬着青峰的侧脸,连呼吸都变得浅浅的。

     以及... ...一脸不善的等在门口的火神君。


     青峰看着蹲在黑子门口的火神有些莫名的不爽,他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

     后来他才明白,这场面大概用一句话就可以高度概括——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火神却也没过多的在意青峰,而是转向黑子抛出了那个他执着的问题。

     “黑子,为什么布拉斯训练?”

     “说什么要退出先发,是认真的吗?”

     “不是说好要一起成为日本第一吗?”

     “你,不是我的影子吗?”火神艰涩的问。


     青峰闻言眉头一皱,反射性的拉过旁边的手,紧紧地捏住。

     但是却仿佛有什么东西梗在心头让他说不出话来,那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失落与恐慌。

     他说不出话来,所以只好用手抓着黑子,至少,至少这双手,还是真实的。

     满口的苦涩,自己却不知道缘由。


     而黑子僵在原地,他不敢看火神如炬的眼神,也不敢回头看青峰的脸色,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举得自己有点可笑。那么多次,那么多的时光里,自己许下的誓言,说过的话语,深爱的人,真挚的友人,热爱的事物,仿佛从来没有完完全全的抓在手里过。

     

     “对... ...对不起。”苍白无力的。

       

     都是我的错。

     都是我的错吗?

     青峰君......我啊........

      是我的错吗?

      

      我也是很累的啊。


     “说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啊。”黑子低着头喃喃,“我该如何回应你们的期待?我是不是真的如你们口中的那般好?”

     “说实话我真的搞不懂啊。”


     他发起抖来。

     唇色苍白,眼神惊惶。


     然后手心传来温度,灼烧人心的温度。青峰的大手把他紧紧地包住,似是在抚慰他的不安。

     好像在说着,没关系哦,做不到的时候,逃避也是可以的吧。

     为什么一定要勉强自己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呢?

     人生来不是为了为难自己的。快乐安定是最重要的最宝贵的。


     觉得为难觉得受不了的时候,稍微放松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吧?


     于是他就这么说了,遵循着内心的指引,“对不起,我觉得压力太大了。仿佛是整个队伍的重担都压在我身上。”

     “每次在使用‘视线诱导’的时候我都会想,要是不管用了怎么办?要是我一上场就被看透了怎么办?”

     “每次接球传球的时候我就会想,要是没接住该怎么么办,要是手滑了又该如何。”


     “对不起,我太累了。”


     那一声声对不起仿佛是打在了火神的脸上,黑子的压力来源于他的无能。

     “不... ...对不起,黑子。”

     “我也有问题。”


     “你要好好休息。”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什么好了。


      看够了的青峰嗤笑一声。隐晦地瞟了一眼火神。

      他用另一只手大力的揉乱黑子的发,“笨蛋哲。”

      眼神温柔的不像话,“去睡一觉吧。”


       睡一觉吧。到明天就又是崭新的了。


                                                                              TBC 20161006

评论
热度(20)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