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情书💌(上)





(和景音的合写)

【单数是我,双数是景音。】





【1】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冬天的雾总是很难消散的,空调外机的扇叶不停地嗡嗡作响,教室里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

黑子托着腮目无焦距的盯着黑板,手中的笔在草稿纸上不停地乱画。他的脑海不停地闪现的是早上在青峰的课桌上的信封。浅浅的米黄色,上面有一只展翅的蓝色海鸥。

是情书吗?还是其他什么... ...

“叮铃铃...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周围的人来来走走,他的头脑里有不同的事情重叠上演,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2】 “哟,哲。”青峰突然的出声打断了黑子,黑子茫然地抬起头,“青峰君?”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难看死了。”青峰皱了皱眉头,出手揉乱了黑子的头发。

黑子偏了偏头,没躲过便任由青峰了,他只盯着青峰,妄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比如,关于那封信。青峰被他盯得有些不自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 ...”

刚一开口,就被某只不识时务的“巨型犬”打断。

【3】 忽然闪现出的黄色身影阻挡在两人之间,虽然两人早已见怪不怪。
黄濑挂在黑子的身上,似乎可以看到他身后欢快摇晃着的尾巴,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小青峰,你天天霸着小黑子可不好哦!做人嘛,要懂得分享。”他摇头晃脑的这么说道。
青峰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动着。
两人就这么隔着黑子拌起嘴来,黑子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参与进来。
他沉默着出神,直到青峰的大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得不说粗神经的青峰遇到关于他的事时总是出奇的敏感。
黑子摇摇头,抿了抿唇没说话。
他在心里打算,先去找其他人问问吧。

【4】 要论可靠,奇迹的时代里,非绿间莫属了。于是,黑子找上了绿间。绿间的身边一如既往地带着他的幸运物,今天的是一只粉红色水杯。[和桃井头发的颜色一样呢。]黑子想。
听完黑子的讲述,绿间下意识的扶了扶镜框,然后开口:“米黄色的信封么?应该不是男生会选的颜色,正式邀请的话也不够慎重。所以,果然是女孩子送的啊,青峰的春天么?”
“才不是呢。”黑子下意识的反驳。不过,女生的话,还是去问问桃井吧。

【5】 “诶!!!阿大收到了情书!!!”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黑子皱了皱眉,“桃井同学,你冷静一点。”感觉到众人实现的桃井这才觉得不好意思,她吐了吐舌头,娇俏的样子总能让人联想到初春的樱花。
“也并没有说明是情书吧。”黑子顿了顿,“只是稍微有些好奇,所以才来问问你。”这么说着黑子也自觉有些尴尬,明明这事跟他没什么关系。
“是信封上有蓝色海鸥的吗?”桃井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沉吟,“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
“海鸥……蓝色的……海鸥……啊!我曾在部活室的抽屉里看到过!”对于桃井的一惊一乍黑子已然习惯。
[部活室吗?看来不会是女孩子了。]
这么想着的黑子莫名放下心来。

【6】 “要不我去问问阿大吧。反正今晚要一起回家。”桃井一如既往地热心。
“那,那个,其实也没什么的。”黑子犹豫着。
“不要紧,包在我身上了,明天来告诉你结果。”桃井边说边跑着离开了。当然,离开前还给了黑子一个大大的“爱”的拥抱。

傍晚。
青峰与桃井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青峰总觉得今天有些奇怪,黑子也是,绿间也是,现在,桃井也是。
“我说,你这样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的,到底想干嘛,烦死了。”青峰终于受不了了,索性停下了,一问究竟。
“阿大你果然是不爱我了吗?”桃井眨着大眼睛委屈的控诉。

【7】 青峰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有什么事快说啦……”他实在是搞不来欲语还休遮遮掩掩的那一套。
“今天呢,黑子来问我关于那封信的事了。”她偏头看向青峰,“啊真是的,哲君真是不论怎么样都会想着你的啊。”她的语气中有一丝不甘心。
“看哲君的样子大概还以为是哪个女孩子给你的情书吧。”她一蹦一跳的走到青峰前面然后转身叉腰,“所以说你们都是笨蛋啦!”青峰被她突然的发难吓得一怔。
“算了算了,反正哲君会想起来的吧……作为惩罚,我就说是高年级那个大胸学姐写给你的好了。”这么打定了主意的桃井又笑着转身跑开去。
“喂!五月你可别乱说啊!!!”青峰朝她的背影大喊。
然后慢慢的踱步跟上去。
[总之,回想起来的吧。]

【8】 第二天。
“那个笨蛋不会还是没有想起来吧,桃井究竟说了什么啊!”青峰烦躁的挠了挠不是很长的头发,望着斜前方那个一脸不在状态明显在走神的家伙。
黑子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然后明目张胆的开着小差。他望着窗外,并没有注意到青峰的视线。
“青峰大辉,你上课在看哪里!给我去走廊外面站着!”老师暴怒的声音伴随着一截断掉的粉笔准确的砸向青峰。
然而青峰一反常态的没有顶嘴,他沉默的站起来,走到了教室外。

【9】 下课后黄濑照常黏着黑子,他表示没有青峰在,心情真是太,舒,爽,了。
然而黑子不会总是让他如愿,“青峰君呢?”
黄濑闻言撇撇嘴,[果然……],他朝窗外瞟了瞟,“罚站罚傻了吧。”
黑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个有着深色肌肤的男子斜靠在走廊的墙上,一双长腿交叉在一起,双手闲闲的揣在裤兜里,正望着某处呆呆出神,看着他难得流露出的正经神色,怔忡了半晌,[今天就去部活室弄清楚吧。]
察觉到他的注视的男子偏过头对上他的眼睛,然后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咚咚,咚咚,咚咚……]
他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10】 黑子不自然地别过头去,然而红得滴血的耳垂却出卖了他。
黄濑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在黑子转移视线后,他气鼓鼓的朝青峰瞪了一眼,然后搂着黑子脖颈的手紧了紧,似在炫耀着什么。
“小黑子,和我一起玩吧,呐。”
黑子仿佛可以看见黄濑头上长出的两只萌萌的耳朵,和身后那不断摇晃示好的尾巴。和二号好像啊,黑子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他摸摸“巨型犬”的黄毛。
“是,是,那么黄濑君想玩什么呢?”
“是凉太。”黄濑纠正道,“我想玩……”
部活时间很快就到了,黑子理好书包站起身。

【11】 青峰在黑子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然后朝黄濑做了个口型,“幼,稚。”
喂喂,说起幼稚,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吧。
然而幼稚的两人就这么隔着空气用眼神交战起来,黑子似有所感的转头,看到两人黏在一起的目光,[他们的感情这么好吗?]
心里闷闷的。
自己最近变得不太正常,只要一扯上那个笨蛋。就特别的,不正常。
黑子用手撩了撩额前已经有些长的碎发,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走吧,黄濑君。”

部活室里,中场休息时黑子悄悄地溜了回来。
他静静地现在部活室那张用来摆放杂物的唯一的桌子前,那桌上有黄濑的小镜子,绿间的各种幸运物和紫原吃剩下的零食,以及各种无关紧要的小东西。
黑子深深地吸了口气,掀开了桌下的那个大抽屉。

【12】 “果然在这里啊。”黑子一眼便看到了那封混杂在众多杂物纸张中的信他小心翼翼的拿出来,看着米黄信封上的那只蓝色海鸥,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太快了,黑子并没有捕捉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他再次深深地吸了口气,准备把信打开。
“吱呀——”有人推门而入,背着光,黑子看不清是谁,然而,却有一种莫名的心虚感,连忙把信藏到身后。

【13】 探头进来的是紫原,“咦,黑仔原来你在啊,帮我拿一下美味棒。”他用着那种独特的慵懒音调说道。
“哦,好的。”黑子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然后将手中的信轻轻抛向身后的抽屉。
他转身拿了放在桌上的美味棒,朝紫原走去。
紫原偏着头靠在门侧,“黑仔你在看什么?”黑子的心揪了起来,紫原仰头朝那边望了望,“哦~又在看那些信啊。”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带着一丝揶揄。
[为什么要用又?]黑子抬头疑惑的看着紫原,后者则自顾自的拿走了他手中的美味棒,转身走了,“你慢慢看吧。”
带着满脑疑问的黑子重又回到桌前,终于缓缓打开那封信。
然后看到的是,无比熟悉的笔迹。

【14】 纸上的字迹无比熟悉。那就是黑子自己写的,什么时候写的,黑子似乎没有印象。刚才紫原说了“又”,那么自己应该不止一次的来看过着信。可是,为什么,自己全然没有关于这些的记忆呢。
黑子慢慢往下读着,回忆如潮水般涌来。

【15】
青峰君敬启:

说起来实在令人害羞,这是我们交往的第三十一天,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于是我打定一个主意,以后每隔一个月就给你写一封信吧,就放在这个部活室的抽屉里,就算以后我们分开了,也可以以此作为纪念。
但我希望这一天永不会到来。
黑子哲也 参上

一封短信就这样完了。
看到这里,黑子真的有些搞不懂了,[我,和青峰君?]

评论
热度(13)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