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delete my memories

delete my memories


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每一个新生的孩子身上总会带着一个按钮。
有好奇的人曾在成长后按下它,在顷刻间,便将过往尽数遗忘。除了名字,性别以及自己年岁几何?
曾经熟识的家人从防备开始重新相处,曾经深爱的恋人从陌路开始重新相遇。你本不该忘记的一切,全部丢失殆尽。
当然也有另一种人,主动按下按钮的那一种人。受不了沉重的记忆,承载不了或许沉重的感情。或者说,关于“沉重”的一切他们都不想接触。
这类人,都是脆弱又可悲的人。


part1


“呐,被黑暗吞噬的我你还爱着吗?”


那是个极为热烈的夏日,灼烧着皮肤的阳光也在灼烧着黑子的内心。
他的心中有愤怒不解,但更多的是慌乱。第一次,这是第一次,他与青峰君如此激烈的争吵。
他的手里捏着开始融化的薄荷味冰棍走在青峰身后。黏腻的糖水流到手指上,让人不快,但无法拭去。
黑子想,有什么在改变吗?

他看到青峰烦躁的在后颈挠痒,指尖无意的擦过圆形的按钮,他的心不知怎的就一紧,快步走上前把青峰的手拽下来握住,他的掌心有温凉的汗液。
青峰似是不耐的“啧”了一声,却反手把他的手握得更紧,看着黑子头顶小小的发旋,低垂的眉眼,当然还有他左耳后藏着的,一颗小小的菱形按钮。
莫名其妙的想法驱使着他。俯身,轻轻的亲吻那小小的按钮。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白玉似的耳垂上,嘴唇与耳垂暧昧着似碰未碰。
“别忘记我啊,哲。”
那低沉性感的嗓音在耳畔响着差点让黑子腿软的倒下。
最后他只捏捏青峰的指尖作为回应。
“是。”


part2

离上次和好也过了许久。
那么争吵,也再次发生了。
打篮球的意义,两人间的羁绊,对于自己准确的定位,团队的意义以及,是否需要对方。

落日时分,同样的街景,或许依旧同样的心情。

青峰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的内心充斥着一片迷雾,本来黑子是那个掌灯的人,但现在他的光却逐渐弱小。事实却是,他心中的迷雾更加浓厚。浓到伸手去触碰光芒的时候,抓到的也只是冰冷的雾气。

黑子低着头走在他身后,满身的低气压让青峰不敢回头。

[ 走在后方的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
青峰这样想着。

[ 下次见面的时候该以怎样的方式微笑呢? ]
黑子这样想着。

part3

那么争吵也许换来了一个结果。
一个不那么完美但却是此刻最合适的结果。

诚凛。
桐皇。

一个鼓足勇气打定主意从零开始。另一个浑浑噩噩丧失目标不知该干些什么。


赤司曾说过,“别看哲也这个样子,他啊,大概才是最坚强的那个人吧。”
那与外表不符的的坚韧和不会轻易动摇的决心。正如他当初固执的认定青峰是他的光,那么久不曾更改。
最后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原因却是因为他认定的那个光,或许不如他想象的需要他。

当然,氛围是很重要的。
就算是不熟识的人也察觉到青峰变了。往严重了说,孤僻,傲慢,并且裹挟着脆弱不堪。

团队,伙伴,那是什么东西?
他不需要。


part4


也许分开后,沉重的回忆让人喘不过气,每一丝丝缝隙,窥见的,都是不敢触碰的甜美回忆。

两人的梦境也迥然不同。
黑子。梦境是伙伴,笑语,热情的汗水。和关于未来,与青峰君对决的场景。
青峰。美丽的晴空,白云,湛蓝的眼眸,丝丝飞扬的头发。相互撞击的拳头。

所以青峰大辉是个胆小鬼。

他活在了自己甜腻的幻想里。

“好,哲……”
“哲,干得漂亮!……”
“来,哲,拳头……”

明明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名字。

实在太过可笑了。

[ 如果无法修复的话,删除我的记忆。 ]
[ delete my memories. ]

青峰低头,用大掌掩盖此刻难看的表情。
鬼使神差的,他反手轻触后颈那圆圆的按钮。
自灵魂深处传来毫无根据的战栗。
配合着此刻的心情,也算相得益彰。


part5

我叫青峰大辉,性别男,今年十八岁,就读于桐皇学园。
不只因何忘记了许多事。
有一个粉色头发的女人总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有一群自称很熟的篮球队友成天混在周围。
自己不动声色的接受一切。
但是生活的细节提醒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残缺不全。

比如杂乱的房间里,有一处柜子周围莫名的干净,打开它时发现里面放着陈旧的蓝色护腕和不知是哪一年的M记的空奶昔杯子。
床头柜的抽屉里,成人杂志下藏着数不清的中奖的冰棒棍子。
钱包里一张陌生的合影中,自己笑容灿烂地搂着另一个人的脖子。
小小的,蓝色的,一脸严肃。

然后自己抿嘴笑着,心里却有着巨大难以名状的悲恸。

是谁呢?

有过欢悦,有过苦涩,有过美好隐秘无果的初恋,有过微笑,有过此生唯一的友人。
现在还有什么?
竟然已经记不起来了。

part6

青峰摸摸后颈的圆圆按钮。陷入沉思。
他在回忆与诚凛的那一场比赛,他发现的那个存在感弱的惊人的青年。明明应该不认识他才对,可一进场,自己就不自觉的开始找寻,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内心大定。

他径直走过青年的时候,对方颤抖的身躯,发白的嘴唇,甚至微微泛红的眼眶,都让他从内心产生一种本能的饥饿感。
莫名的冲动,是空白记忆中的第一次。

晴空,白云,微风,香草,汗水,拳头,篮球。
蓝色,蓝色。蓝色。

[ 他的名字,是叫黑子哲也吧? ]
[ 回去让五月调查一下他的……手机号码吧。 ]
[ 才不是什么……一见钟情呢。 ]

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别扭的跟五月说的时候,那蠢女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许久,哭了起来。
“太好了……”
真是想不通啊,他暴躁的脸红。

part7

青峰正襟坐在M记的座椅上,僵硬的喝着手中的可乐。
[ 五月那个女人,为什么直接把人约出来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
他把汗湿的手在裤子上擦了几下,却完全缓解不了紧张。

在他纠结不停的时候,透明青年悄悄地坐在他面前。
“青峰君?”
他抬头,被可乐呛得直咳嗽。
青年有着平静温和的眉目,澄澈的眼中盛放着自己的样子。
“黑子 哲也。”
“是。”
“我可以叫你哲吗?对不起,这样可能更省事一些。”
他脸红着讪讪的挠头。
黑子用力的眨着眼睛,将那里的水汽挥发。
连理由都与那时一模一样呢。
他笑了起来。
“我可以叫你哲吗?对不起,这样可能更省事一些。”
“好啊。”

哲? [ 呐,被黑暗吞噬的我你还爱着吗? ]
嗯,我在呢。 [ 嗯,爱着哟。 ]


end20160713

评论
热度(15)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