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十九)



回到家后黑子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却茫然不知自己该做什么。

青峰君也见到了,比赛也打了,而自己的目的似乎一个也没有达成。比如证明自己的篮球给他看,又比如把自己深藏在心里的话说给他听,两个人不要再像笨蛋一样闹别扭。

可是啊,终究什么也没能做好。

青峰君以前不懂的,现在他仍然不懂。自己想证明的,也在惨败中湮没。

是的,惨败。

很多年前悄悄问过自己的那个问题重又浮现在眼前:我真的适合打篮球吗?


黑子靠坐在床边,无力地阖上双眼。

好疲惫,好无力,好恐慌。

我接下去,该干些什么呢?


他猛地站起来,开始在衣柜里翻找着什么,整洁的地面上很快躺满了横七竖八的衣物。

在哪呢?放到哪里去了?

他在衣柜里狠狠地攥住一个东西,近乎贪婪的贴在脸庞,脸上是一种掺着笑意的垂泫欲泣。

——那是一个纯黑色的运动护腕。

是他的护腕。

这是没有对任何人说起的,他偷偷珍藏了近三年的宝物,秘而不宣,如同他最卑微的爱恋。

黑子很早就知道,喜欢上同性是不对的,是不正常的。他明明知道的。

可是没有办法,谁能够控制自己的喜欢。谁来帮他控制,让他不要再喜欢青峰君。

那是年少最隐秘却又最沉重的痛苦。不敢对任何人说起,不敢泄露一丝丝信息,连偶然触碰到的窃喜都会慢慢被负罪感代替。不知道在被窝里多少次哭泣着说爸爸妈妈对不起,甚至开始厌恶自己,为什么你不是个女孩?

那个阴暗角落里所盛放的不堪,远比自己想象的黑暗太多。

他知道的。

他都知道。


青峰君一定想象不到他如此信赖的伙伴对他抱着如此龌龊的想法吧。

所以这一切的发生,也许是报应。


极端尖锐的想法充斥着黑子的大脑,其中却又掺杂着青峰君明媚的笑脸。

“哲,没有一个人是完全无用的。”

“我们是最好的搭档啊。”

“再来一球!”

“最喜欢和哲一起打球了!”

最喜欢……

果然还是最喜欢青峰君了。


黑子捏着护腕,低低的笑起来,他近乎虔诚的把它轻轻戴在右手,过于纤细白嫩的手腕配上那宽大的黑色护腕显得有些病态。

他抬起手,用脸颊眷恋的蹭了蹭,眼神清澈的像个孩子。

仿佛刚才扭曲狂热的人不是他。


果然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喜欢,也要一直一直,保留下去。





20160621

评论(3)
热度(16)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