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 瓶邪 ] 给远行者的信

他感觉到自己变老了。
看着窗外昏黄的天空他突然想给那个人写封信。
狂风把门吹得“砰砰”直响。他走到书桌前坐下,拿出一叠信纸放好,拧开了钢笔的笔帽。

远行人敬启:
我不敢写你的名字,怕会直接想到你。
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或许是我的刻意忘记,如今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年了,前两天我去西湖转了转,荷花开的很好,也有很多的游人。
但是,走了几步我就觉得累了,只好坐在石凳上休息。
总觉得有人在耳边说话,男人女人,老人青年,或平缓或急促,但我却听不清楚。
实在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义,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这副衰老的身体运行不停。
风刮的真大。
好像快下雨了。
我大概是一只垂老的黑猫,该用绿莹莹的眼睛寻找寄居的处所了。
好像有你的声音。
是你吗?

仍是无解。

不过不用挂念我,你大可以继续独行。
我这里一切安好,只是很想你。

那么信就写到这里。

二零五零
吴邪



然后呢?

然后他死了。

end

 
评论
热度(1)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