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十八)


     然而事态逐渐朝着不可控的趋势发展下去。兴奋起来的青峰没留一丝余地,一次又一次的拦下了黑子的传球,他看到那个青年的眸子一点一点的暗下去,直至一片死灰。

     看到这情形火神的心中焦急万分,却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也被青峰压制得死死的,他太想击败青峰,也太想得到胜利,但是青峰那变化多端的运球速度和极快的身法让他束手无策。

     真的太想赢,以至于他忽略了,自己的脚上还有之前因多次弹跳而引发的旧伤。可是他极力的忽略,一次又一次固执的拦截在青峰面前,却一次次的落败。

     坐在教练席上的丽子眉头紧锁,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青峰带来的单方面压制令他们原来优势的团队打法无法施展,黑子似乎已经失去了斗志,存在感也逐渐显现,除火神以外的队员忙于防守桐皇的其他选手,而火神,才是真正最不对劲的哪一个,他似乎忘记了,他的背后还有他可以信赖的队友。

     火神陷入了一个怪圈,认为除了自己别人不可以再阻挡青峰,他是诚凛的王牌,他不可以倒下,所以他不顾脚伤用尽全力阻挡,他也因此忽略了团队合作的真正意义。

     现在这场景就像是在狼群中争夺头狼的位置,他们都强大,孤单,拒绝他人的帮助,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很明显,比起青峰,火神这头狼还是太嫩了。


     果然,比赛至末火神的脚伤恶化了,尽管他执意上场,但还是被否决了。

     当然他可以坚持上场,只要他想以后再也不能打篮球。


     缺了火神和”视线诱导“全无的黑子,场上的形势是一边倒。比赛在青峰的频频得分中结束了。

     诚凛惨败。


     在回去的路上 ,校车上的气氛格外压抑。这次真的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了。

     黑自不必说,从赛场上退下来后他就用毛巾盖住头,保持那个姿态一动不动直到比赛结束其他队员把他拉走。他们本以为黑子会偷偷哭泣,后来却只在毛巾下看到一双死灰般的眼睛。上车后他兀自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不说话,便再也没有人察觉得到他的存在。

     火神只是靠着椅背,看着车厢上部的某处出神,脑海中闪现的是今日比赛时发生的一切,像是做梦一样,这样一场激动的战斗就这样写完了终章。

     下车后各自散去,众人都没有再提起这比赛。

     看到这情景,丽子的心中已是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另一边的青峰早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就溜出了会场,连闭幕式都没参加。他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大街上,此时已近黄昏,路上只有稀稀拉拉几个行人。

     他本来是想比赛结束后去找黑子的,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去找,大概是嘲笑一下他的自不量力?或是奚落他分开这么久竟然一点长进也没有。

     可是看到那个人颓然的坐在休息椅上,单薄瘦弱的身体令他的喉咙里好像哽住了什么东西,难受的厉害,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想说。

     连击溃那个红毛鬼的喜悦也冲淡了几分。

     比赛结束后看着黑子朝反方向走去,自己站在远处看着他的背影,一个篮球场的距离像是比一光年还要遥远,他很想嘲笑没出息的自己,竟然还想说些什么挽留的话。

     他突然察觉到黑子与他的距离,是光阴,是想法,是那么久以来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截了当的问他,”为什么不再和我一起打球?“

     篮球真的很无趣,但当哲在的时候至少它还有意义。

     可是连哲也离开了。

     所以现在的我,打球究竟是为了什么?


     青峰停住脚步茫然地望向远方,那里有一轮落日和美丽的血色晚霞。

     在那一瞬间,青峰突然好想,好想再看看哲的脸。



                                                                           20160611

评论
热度(7)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