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
《劫》

直到长大以后你才默默发觉,有些人就像劫。
即使在劫难逃,你也甘之如饴。
——题记
一、

黑子哲也今年二十五岁了。
这正是一个尴尬的年龄。大学毕业两三年,工作刚刚有起色,开始慢慢了解到成人复杂的世界,学会一些本来不理解的虚伪和客套。
更为麻烦的是,家里的三姑六婆见了面之后,除了询问他的职位年薪待遇balabala,还总是在末尾补上一句,有女朋友了没?
就算心里厌烦的要命,表面上还是要微笑着回答,我认为现在还是工作比较重要。
然后思绪在她们的唠叨中飘远。

原来我也是该拥有女朋友的人吗?

虽然他清晰的知道自己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女朋友的。

他喜欢的,是男人啊。

二、

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性向和他人不同大概是在刚上国中的时候。
那时候的黑子刚刚兴致高昂的加入了篮球部,然后毫无悬念的被分到了三军。
有时也会被其他队员发现然后说一些无关紧要的有色笑话——大抵初次迈入青春期的少年都是这样,说些自己都不太懂的属于成人的幽默,以此来展现自己的成熟。
所以当然,为了融入这一氛围,黑子也不得不配合他们,听一些无伤大雅的笑话。
然后在那时就隐隐发觉,自己所喜欢的大概和他们不同。他不会对那种图片或是影像产生一丝一毫的兴趣。
他惊慌过,迷惘过,甚至感到绝望过。为什么自己与其他人不同?
到后来也只是像放弃了自己,随波逐流的生活下去。

直到他遇见青峰君。

才明白感情这玩意儿,不是你想不要他就不来的。

三、

二十五岁的黑子哲也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枚朴素的戒指。

他经常摩挲那闪烁着银色光芒的戒指,脸上有缱绻着的情意。公司的同事猜测那大概是他的结婚戒指,可是他的入职表上明明填的是未婚,然后又猜,那是与心爱的姑娘的订婚戒指。
然而事实上那戒指是黑子自己买的,又是自己亲手戴上的,带着一句秘而不宣的誓言——他给予自己的誓言。
当然这戒指为他挡了不少麻烦,恋慕他的女子总会在看到他手上的戒指后知趣的不再打扰。
对,成年的黑子在女人眼中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温柔谦逊,体贴善良,面貌也是干净清秀惹人喜欢的。
在成人社会里,黑子是难得的纯粹的人——因为实在很少见,那样一双澄澈的眼眸,并不深邃,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四、

听说公司里来了一个新的副总,是从上面调下来视察的,据说是个个高桀骜的运动型男。
不过这与黑子没什么关系,或者说,现在实在很少有事能与他扯上关系了。

值得一提的是黑子现在的工作,是在一家策划公司当助理,总经理助理,主要负责整理文件。对外交接的事是别人的,黑子的性格让他越来越少对外打交道,或者说,以前带着少年意气的黑子,已经在时间的冲刷下磨损殆尽了。

新的副总来了,需要一个识趣的人来带他熟悉公司的运作程序。要说为什么需要“识趣”的人,因为传言这位工作能力极强的副总脾气十分暴躁,很少有能忍受他的助理,所以这个人选还需好好斟酌。
顺理成章的,这活儿落到了黑子头上,他人缘不太好,没有后台,沉默寡言,但是工作业绩还是很好的,重要的是就算是他得罪了这个副总,也可以直接开除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五、

接受了新工作的黑子抱着纸箱站在陌生的办公室前深深地吸了口气。
“叩叩叩。”
“失礼了,我是新分配来的助理。”

“请进。”
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

黑子低着头推开门,手上的纸箱倾倒着,“你好,我是黑子哲也,你的助理。”,一边说着那纸箱似要维持不住平衡掉下。
一双大手从前面伸出帮黑子稳稳的扶住。
那是一双指节分明,宽大厚实的手,看起来更像是从事运动事业的人所拥有的手,而不是一个常做办公室的公司职员。

黑子恍惚着道谢,然后听到一个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听到的声音。

“哲?”

六、

 
评论
热度(3)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