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十四)

     全国大赛终于如期开始。

     所有养精蓄锐的队伍都等在这里,准备挥洒汗水与青春。


     诚凛无疑是今年的黑马,他们一路杀进预赛,打败强校正邦高中对上了秀德中学,争夺四强的排位。

     “奇迹的世代”第二人绿间真太郎出现了。

      那个有着神之手的投手,他例无虚发的三分球无疑是一大利器,但是不懂与队友配合的他终是败在了团结一致的诚凛手中。

     黑子说,这就是他为什么离开奇迹的世代的原因。

     如果一个团队没有了合作,它是否还能被称为团队?如果每个队员之间没有联系,那么打出的篮球,是否还能被称为篮球。

     绿间呆立在原地,品尝着少有的失败的滋味。

     他细细揣摩着黑子说的话,竟是默然了。

      『真正的,篮球?』


     于是,诚凛迎来了与桐皇争霸二强的比赛。

     黑子也终于迎来了,与青峰面对面决战的日子。

     火神罕见的发现每次比赛时都冷静自持的黑子似乎有些乱了阵脚,他很好奇,却又隐约知道黑子紧张的原因大概就是他们俩之间的界限,一旦想要闯进去,可能连现有的亲昵也将不复存在。

     他只能在对岸观望,无法言语。

     他看着黑子一次又一次莫名的出神,眼中有一些十分浓郁隐晦的东西,平白的让人感觉忧伤,他觉得心里某处有种异样的情感。能感知,却不分明。

     于是,他只看着,看着虚空的黑子。

     殊不知,他们眼中的情绪其实惊人的相似。


     过了今晚,就是全国大赛总决赛了。

     黑子躺在床上任头脑放空。

     他在脑海中千万遍的模拟明天的情形,青峰见到他该是什么表情,是否和以前一样那么桀骜不驯,也理所当然的说着,篮球很无聊的话语,是否依然认为自己一无是处,甚至露出厌弃的表情。


      早晨,站在洗手间的黑子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头乱糟糟的蓝发,大而无神的眼睛,嘴里充满着牙膏的白色泡沫,身上还是多年前那身蓝白相间的睡衣。

      记得当时还被来家里做客的青峰嘲笑了好久,说他连日常衣服都土的想老头子一样,然后那人又倒在他的床上,一边低低地笑着一边说:“哲就是个小老头子。”

     那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想到这里黑子情不自禁的探出头朝床上望了望,似乎还认为那人像以前一样笑倒在他的床上,把床单被子弄得一团糟却一脸无所谓的咧着大白牙没心没肺的朝他笑着,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会把一切都收拾好。

     对,青峰大辉就是以着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把他的人生弄得一团糟。

     让他的青春充满了求而不得的苦涩。

     真的好不甘心。

     黑子重又转过头继续刷牙,他吐出一口泡沫,那上面沾着几缕血丝,他呆愣着看了那团泡沫许久,然后就这么扶着洗漱台呜呜的哭了起来。

     

     他真的好想不要再喜欢青峰君。

     喜欢一个人真的好苦。

     苦得,几乎让他把这一辈子尝过的甜都忘记了。


                                                                      TBC  2015.11.28

评论
热度(4)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