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十一)

     因为一句怀念而引发的失眠。

     躺在床上却依然无法入睡的黑子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右侧是从窗户透过来的在黑夜中显得刺眼的灯光,今天的他也依旧没有拉窗帘,不如说进入高中后他再也没有拉过窗帘。

     眼睛明明酸痛的难以忍受,却怎样都不愿合上双眼。

     “你怀念吗?”

     你怀念吗,黑子。

     真的一点儿也不?

     是真的吗?

     还是说来安慰自己的呢。

     脑海中有一个人反复追问,像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阴魂不散的粘着。然后头疼欲裂,心情跌落谷底。

     真的是,烦死了啊。


     顶着一头乱毛的黑子虚起眼睛向床头柜上摸索,直到指尖触碰到一个冰冷的金属物体,然后把它攥在手里。黑子重又缩回温暖的被窝,将手中的手机解锁,准备看会儿电子书打发时间。

     主屏幕上只有廖廖几个应用软件,桌面依旧保持着手机刚买回来的初始设定,单调,乏味,甚至让人联想不到这是一个高中生的手机。

     好像曾经也有人嘲笑过他说:“喂,哲,看起来就跟个老头子一样诶!”然后抢过了手机输入了他的电话号码,黑子默默的把他设定为第一联系人,就是比紧急电话号码还要快捷的那个位置。按下“1”号键就可以轻松联系到他。

     但是时隔这么久,他却连动一动大拇指的勇气也没有。

     黑子却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相册”栏知道手指移到一个加密的相册前,屏幕中显示的,该相册中的照片只有一张。

     点击,解码,等待加载。


     那是一张青峰大辉的照片,真实的记录了他跳起扣篮那一瞬的动态以及脸上那恣意欢畅的表情。

    

     这是黑子国中是冒着被监督发现的危险偷偷的用手机拍的,他为青峰那一瞬间的风华而着迷。

     昏暗的房间中只有床头那小小的一隅发出一团冷光,照片中的青峰正如这黑暗中的光明,牢牢地吸住了黑子的眼光,霸道的不放开。


     黑子仿佛受了蛊惑一般小心翼翼的用食指抚过那人的脸,好像是怕惊扰了他一般。

     他来回摩娑着,看着,知道手机也沾染上他的体温,仿佛借此就能触碰到那人似的。

     下一秒黑子却像是被烫着了似的猛地把手缩进被子然后立马锁了屏,房间中仅有的光亮也由此消散。

     他的眼睛依然有刺痛的感觉,然后眨了眨眼睛一滴眼泪就这么毫无预示的顺着脸颊滑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太过疲惫,抑或是

     ——被那人的笑容灼伤了心。


     由此为契机仿佛这段日子以来积压的情感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施压点,要借此宣泄出来,然后如同黄河决堤一般,他的眼泪再无阻挡之物,畅畅快快的落了下来。

     黑子用厚重的被子裹着自己的头把哭声化为一声声沉闷压抑的抽泣。

     他脑海中却还能想些有的没的。

     『啊,明天大概要洗床单了吧。』

     『眼睛一定会肿得很难看的。』

     『真是的,快停下来啊。』


     可是他一直哭泣着,却似乎也忘记了究竟是因为什么事因为哪个人。

     知道喉咙有种撕裂的痛,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生疼生疼的。

     然后黑子就这么和着鼻涕眼泪昏睡了过去。虽然天已蒙蒙亮。


     “嘀。嘀嘀。”电子闹钟的声音依旧像往常一样聒噪,可黑子罕见的没有像从前那样瞬间的按掉继续睡去,他只是在刺耳的铃声中缓缓坐起来,趿拉着拖鞋脚步虚浮的走向盥洗室。

     他抬头看着镜中的那个人几乎不敢相信那是自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双眼无神眼袋肿大,嘴唇干燥的裂开了皮,皮肤苍白得不像是个正常人。

     他扯起嘴角然后在镜中看到那人给了自己一个像哭泣一样的微笑。


     黑子将头猛地扎进脸盆中的水里,刺骨冰冷的水让他回复了一丝神智,他感觉到眼睛火辣辣的疼。

     真是难看啊,黑子哲也。他在水中苦笑。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破碎在水面的气泡,似乎也在嘲笑他的愚蠢。


                                                                        TBC  2015.10.11

评论
热度(6)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