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十)

     许久不见的两人沉默的走在街上,没有人率先开口。或者说,不知该怎样开口,有一丝淡淡的尴尬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其实黄濑对于国中毕业后黑子与青峰的分开是有些不解的,也不明白黑子那决绝的态度是因为些什么。虽然他是很喜欢小黑子没错,而且也没有看不起小黑子的篮球的意思,可是说实话,对于其他人来讲,他真的太弱了。

     所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两人莫名其妙的就掰了,明明之前还好的像一个人似的,就像紫原说过的,两人之间有一种看不见的磁场,只接受对方的靠近,对于其他人却是本能的排斥。

     回想以前的帝光篮球部里黑子就类似于吉祥物的存在,他可以一秒安抚好黄濑,为绿间搜罗不易找寻的幸运物,将紫原的长发理得干净直顺随时可以扎上一个漂亮的马尾,而且总能准备好各种口味的美味棒,赤司在和黑子讲话时也会不自觉的放柔声音:这并不是一种特殊对待,而是面对这个人时,你好像说不出太过分的话。当然,除了某个篮球笨蛋以外。

     但不可否认的是,黑子只有和那个篮球笨蛋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

     所以,最大的伤害也来自于他。

     而上述黑子所做的一切也并非刻意讨好,他只是觉得,似乎应该这样做,那便去做了。

     对于篮球也一样,既然喜欢了,那便去打了。

     黑子哲也是这么一个纯粹的人,或者说他对于所有人所有事的态度都是直接的,坚决的。

     没错,在遇上青峰大辉并喜欢上他之前,他确实是这样的。

     可是啊,少年在成长的历程中终于遇到这么一个人,让他学会小心和迂回,让他学会如何藏匿自己的感情,然后终于学会,疼痛的概念。


     在持续的沉寂中两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红灯阻挡了他们前行的脚步,黄濑将头抬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身侧的黑子。

     他看到黑子的眼光很空漠,似乎无悲也无喜。只是分开不到半年,他却越发看不懂他了。

     黑子也好,绿间也好,抑或是紫原青峰,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多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说他是懦弱也罢,黄濑现在只是极度怀念从前的日子,可以不用思考,无拘无束的打球的日子。

     可是没人给他们机会。

     

     “走吧,黄濑君。”一旁的黑子看到绿灯后出声提醒,却看到黄濑眼中称得上是哀伤的情绪,他怔愣了一会儿,接着叹了口气,“走吧。”然后他又重复了一遍,也不知道到底是说给黄濑听的,还是给自己。

     走吧,上路吧,狂奔吧,宿命的决定已经不容许我们回头看了,看看前方吧,看看前方是否有你所期许的未来,是否有你想要的,青空上的月亮。

  

     今天也不是怎么了,一向话多的黄濑却一句话也没说,倒是黑子想和他说说话,最终却以黄濑淡淡的“嗯”结尾,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黑子到了家。

     “黄濑君,要不要来家里坐坐?妈妈也很久没看到你们......不,很久没看到你了。”

     黄濑很明显是听到了那处停顿,他终于抬起一路上都埋着的头却越过了黑子看向那墨蓝的苍穹,今夜无风无月,星河天悬,“呐,黑子... ...”他似乎在斟酌接下来的词句,“呐,黑子啊... ...”

     “你怀念吗?”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但黑子却听懂了。

     你怀念曾经的我们吗?你怀念曾经的帝光吗?

     黑子猛地转过头看向别处,竭力的想扯出一抹微笑来显示自己的轻松,也不管黄濑看不看得见,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是说。

    “不。”那样决然,“一点也不。”

     黄濑听到却是一愣,然后也好像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啊,小黑子还真是绝情啊... ...”他本想像平常一样说几句俏皮话儿嘲讽一下黑子,张了张嘴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

     “是这样啊... ...”没有道别,他转身就这么走了,似乎仍旧在苦苦思索,直到夜色吞没他的身影。

     黑子看着他离去的方向,也没有作声。

     他的思绪仿佛一瞬间放空了,他看了看脚底。又望向头顶,只有家中透出的暖光掩映他的身影。他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化为一声轻笑,在夜幕中显得有些突兀。

     然后他终于转身朝家中走去。


     他本是应该怀念的,吧?


                                                                      TBC 2015.10.2

评论
热度(4)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