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八)

     青峰看到这情形不由得有些慌了神。

     他看起来再成熟其实也不过是个高中生罢了。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仅限于同学之间的黄色荤段子和秘密流传的“有色读物”,不可否认的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对于这方面总有着格外的自尊心,互相吹牛比较泡妹子。其实吧,全都懵懂的如同白纸一张。

     他没有作声,只假装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面色如常的快步走过,他听到身后那个女人低低的笑声。

     “还是个小雏儿呢......呵呵”

     “真可爱。”

     他的脚步更急了。


     真是糟透了。青峰想。


     “啪嗒。”青峰回到家摸索着打开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灌一口下去却不小心被呛到,一口水呛到气管里让他咳嗽不止。

     兴许他不知道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的道理。


     心中仿佛有一股无名之火,可是想发泄却找不到任何着力点。青峰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上漫无目的的想这些什么。

     蓦地,脑海里却是跳出来那个梦里的场景。

      『那个样子怎么说也不像是个女孩子吧。』刚这么想着的他自己也是一愣, 『什么乱七八糟的。』

     得给自己找点事儿来做。青峰伸手在床底下摸索了一阵,掏出一本花花绿绿的书来——《麻衣的夏日:清凉写真集》

     好吧,不要指望青峰会在他的房间里翻出什么像样的书。


     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写真集翻了两页之后却再无心思看下去,书上的小麻衣穿着泳装对着镜头摆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姿势,可也唤不回青峰的一丝注意力。

     他的心里有点乱。

     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然后他的目光扫到了放在书桌上的一张照片,那是国中时帝光六人的一张合照,是桃井在闲暇时偷拍的,赤司在修剪刘海,紫原坐在一旁嚼着美味棒,绿间低着头往手指上缠着绷带,黄濑呢?入镜的只有一缕黄毛。

     发现他的只有他和黑子。照片中的他搂着黑子揉乱了他的一头蓝发朝着镜头咧出一口白牙,黑子则看着他的脸,面上的表情有些错愕,可眼睛中还夹杂着一些青峰看不懂的东西。

     他为什么看着我呢?

     为什么,一直注视着我。

     青峰的一双眼睛开开合合,终是睡了过去。


     “青峰君,青峰君,快醒醒,训练要开始了... ...”

     有谁在叫他。

     青峰挣扎着睁开眼睛对上一双冰蓝色的眸子,他的大脑当机一秒,“哲?!你怎么在这里?”他的语气难掩惊讶,却透露着一丝自己也未察觉的欣喜。不明所以的欣喜。

     然后他看到黑子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别磨蹭了,赤司君又该罚你了。”黑子却什么也没问只是伸手来拉他。

     他也傻傻的伸出手却是直直的穿过了黑子的身体。

     “哲?”下一秒周围的景色却又是都变了,也褪去了颜色的华衣。

     啊,原来是梦么?

     还以为真的... ...


     现在眼前出现的是那个熟悉的篮球场,青峰坐在休息椅上感觉到背后有另一个人的体温,他僵着身体怕又触碰到那个人像刚才一样消失。他当然知道背后的那人是黑子。

     他听到那人轻叹一口,随即腰侧被一双手环抱住,“青峰君,我... ...”

     当然是话还没说完一切都已消散。

     黑子刚才想说的,是什么呢?

     他这才记起国中时那么多次黑子的欲言又止,可是粗神经的他从未在意,直到毕业他也没能真正听到黑子将话说出口。

     当然,除了在天台上那个,玩笑。


     “青峰君,回去一起训练吧。”

     眼前出现的是淋着雨笑得一脸勉强的黑子,周围的环境... ...啊,他想起来了,是那个决赛前的雨天,监督刚刚通知他可以不去训练了,他一个人懊丧的在桥洞下淋着雨,茫然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但黑子找到了他。

     可是,当时的他好像说了些伤害他的话啊。

     就像是放映电影一般,那天下午的场景被清晰的回放,连同着那些青峰自己都要忘却的话。

     “再训练还有什么意义呢?”

     “篮球这种东西也只要随便点就好了吧,根本没有人可以打败我啊。”

     “我们还算得上是彼此的光影吗?”

     “喂,哲,我连要怎么接你的传球都已经忘记了啊。”

     

      『混蛋,差劲透了。』


     这样一次等同于重来的机会让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清了黑子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却无力改变。

     最后的最后,他哭了。

     却只是无声的,压抑的,哭了。

     而当时的自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没有听到那个人唇间呢喃的近乎于哀求的声音。

     “不要... ...走。”


     青峰一下子惊醒了,对于那个梦只剩下些零星的片段,脑海中不停闪现的却是黑子那双哭泣的眼睛。

     心悸的厉害。胸腔中有什么在急速的跳动。

     床边散落着写真集、水杯和手机,以及揉成一团的衣服,窗外天已蒙蒙亮,青峰坐起身来捂住了脸,心里空落落的发着呆。


     真是糟透了。


                                                                 TBC2015.9.26

                                                             陌上花。

评论
热度(7)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