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耽美短篇】优昙钵华

     他在幼年时捡到【他】。

     那是新年伊始的大街上,很冷清,几乎没有人。这时候大家都该和家人团聚在一起。

     看到那张脏兮兮的脸上一双冒着寒星清亮的不像话的眸子,他不知怎么的就动了心,向父亲要求带【他】回去。身为全城最富有的商贾的父亲当然不会在意府内多一个人吃饭,只是冷冷抛下一句:“你自己负责。”

     于是他就真的把【他】带回了家。


     他给【他】请最好的老师,穿最好的绸缎衣袍,吃最美味的菜肴。

     【他】不爱说话不爱笑,他便想了法儿的逗【他】开心。

     他甚至把最疼爱的妹妹拉来陪伴【他】,因为他们年岁相近。


     其实他也只不过比【他】大了两岁罢了。


     然后就这么慢慢长大。他从大商贾的儿子变成了大商贾。

     【他】也成为京城惊才艳艳的人物。以剑术冠绝天下。

     在【他】的成人礼上,他送给【他】一柄最好的佩剑,名“优昙钵华”,即佛家语中的婆罗花。一把剑配上花的名字,真可谓凄绝非常了。他看着那个少年在梨树下拔剑起舞,霎时间的风华迷乱了他的眼,梨花似雪,人如玉,那一瞬心内的鼓噪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喜欢着【他】的吧。

     然而在梨树下沉醉的不止他一人,还有他的妹妹,最疼爱的妹妹。

     他当然看到她羞红的双颊和满载欢喜的眼睛。

     然后他笑着饮下一杯酒,“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 ...”

     那酒似穿肠毒药般,火辣辣的,直辣到心里去,辣的他大脑发昏,逼的眼角渗出泪来。

     一阵寒风吹过,吹落堂前梨花几许,人与月相对无言,唯有清泪两行。


     可是他待【他】更好,似乎是倾尽一切。

    【他】在他面前露出罕见的笑容,轻柔的唤他“兄长”,更会在练会一套新剑法时第一个舞给他看。

     看起来,他应该是对于【他】,也是十分重要的吧。


     他在酒醉时偷偷的亲吻【他】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抚过【他】的长发,唤着【他】的名字。

     最终跌坐在地上,兀自一人泣不成声。

     也许冥冥之中是有天翼的,【他】对于他来说也如同优昙钵华一样短暂,遥不可及。

     

     ——【他】终于向他提亲了,要娶他的妹妹。


     他怔愣半晌后笑得像个孩子,大声地说“好”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这样很好,他告诉自己,这样我们都好。


     妹妹出嫁那天全城张灯结彩,这是他们家的婚事,理应受到所有人的祝福。他尽责的扮演好大家长的角色,为妹妹与......妹婿打点好一切,妹妹为他做的一切感动不已,他淡笑着揉着她的头顶,说:“你今天真漂亮。”

     【他】身着一身红袍站在一侧看着他抚慰因出嫁不舍离家而哭泣的妹妹,眼中有的尽是欣喜。

     他轻轻地把妹妹的手放在【他】的掌心,温柔的转身离去。


     他听到敲锣打鼓的喜乐,众人真挚的祝福夹杂着妹妹断断续续的哭声。

     似乎没有什么可以牵绊住他。

     在他把妹妹的手放进【他】的手里的那一刻,他好像突然放下了。


     他知道有一朵花在他心中那样美丽的开过,就够了。


     他拎着一壶酒摇摇晃晃的走出婚场,步履蹒跚的像个古稀之年的老头子。他终于把妹妹下半生交给了【他】。

     【他】会是个很好的丈夫。

     他们会很幸福。

     而自己呢?

     自己的幸福终究是要付与这一片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的繁华京都中了。


                                                                           FIN 写于2015.6.23

                                                                              码于2015.8.29   陌上花。

     

评论(2)
热度(6)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