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青月蜉蝣(五)

     日子依旧像往常过着,失去了谁就不能活下去的桥段仿佛是电影小说里有的情节,那不是属于黑子哲也的。

     要说是离开了青峰就需要做些什么来让彼此铭记,对于黑子来说实在没有意义,所以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一天又一天,像往常那样过着。

     但就算黑子自认为不是那么矫情的人,但实在有时候也免不了少年心性的伤春悲秋。比如今天。

     部活结束后黑子与新拍档火神挥手告别,然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现下已近秋季,为了准备不久后的全国大赛而进行了一天魔鬼训练的黑子紧了紧身上的校服,觉得有些冷。

     走着走着,眼前的景色渐渐熟悉起来。

     ——街头篮球场。

     那是遗忘青峰和他除了篮球部以外最常待的地方。

     记忆就是那样霎时间击中了他,毫不留情的击中了他,砸得他头昏脑眩,快要站不住脚。


     “好,哲,再来一球!”有着深色肌肤的高大男子拦住身前身材有些娇小的少年,眉宇之间尽是快意,而那少年也就是黑子脸上的汗水顺着脸庞缓缓落下,显得并不狼狈甚至透露着一股无可言喻的......性感?

     青峰脑中跳出来的词让他怔愣了几秒,就在这愣神间黑子已带着球绕开了他准备投篮,但终究还是被拦下了,那个有着野兽般直觉和惊人天赋的青峰大辉是不会因为对方是黑子而放水的。

     这是黑子今天被拦下的第278颗球。

     他不禁感到有些郁卒,但却并不泄气,他只是依然带着那种神采说道:“再来!”


     练习后两人背靠着背坐在休息椅上一人咬着一支薄荷味的冰棒。,没有人说话,他们感受着从对方身体里传出来的热意,互相依靠着。肌肤黏着在一起,仿佛变成了一个人。

     蓝天,白云,蝉鸣的夏季。

     多年后青峰想起来才默默发觉,那时的他,对于那个拥有纯净眸子和透明颜色的少年,怕是已经动心了吧。


     那是从前他们最常相处的模式,一起在打完球后悠悠的漫步走回家,虽然他们的家在不同的方向,但是青峰总会在送黑子回家看到黑子那可冰蓝色的头从二楼的窗口探出来看向他,才会真的挥手告别。

     多么怀念的场景。

     而到现在却也只能是怀念了。


     黑子站在街头篮球场的门口,那中央竖着一盏巨大的照明灯,而那灯下却再也没有活跃着的身影。他站在那里,一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显得有些孤寂。秋凉的夜色仿佛压迫着他单薄的肩膀,他缓缓蹲下身子靠坐在大门外。

     他突然觉得有些后悔,后悔自己要离开青峰。

     套用一句被各种言情偶像剧用烂了的那句话:人只有等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虽然意思上有些偏差,但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也许这就是人的天性吧,他想,穷尽一生不断追逐的不过是痛苦与回忆,爱而不得的泪水和永远握不住的永恒的月光。

     他艳羡于别人的得到与欢笑、人生的五彩斑斓,回头看看自己,不过是映着世间万物的透明,仿佛站在空无一物的旷野,连风的声音都听不到。

     独他自己一人。

     他想,黑子哲也的欢乐与悲伤、痛苦与彷徨又有谁能知道,他演着没有人观看的一幕戏剧,既扮演着故事中哀怨哭泣的少年,又立马成为笑着鼓掌的观众,他这么笑着,说,演得真好。

     他并不强大,却也寂寞。


     不能哭,黑子想。

     不准哭。


     然而泪水早已脱离了大脑的控制,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

     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的人总是会让事情偏离原有的轨迹,无论他多么懊丧。就是这样的,要是世事都如你所愿,那还叫什么人生。

     萧瑟的秋风中伴和着的是黑子隐忍的呜咽。

     喜欢,究竟是什么?

     在年少的时候,你是否也曾因为想起一个人而微微扬起嘴角?你是否会因为他一个不经意的笑容而脸红心跳?漫无目的的揣测着他的喜好,极尽所能的搜寻一切关于他的信息。就算是这样,却只是远远的看着,带着眷恋与满足,沉醉于他的一颦一笑。

     没有人会指责你的喜欢,那本是一种纯粹浓烈的情感。

     什么都无法伤害你,阻碍你,使你退缩。

     ——除了他。

     除了那个被你放在心尖上的人。


     犹如困兽哀鸣的低泣被黑子掩藏在胸腔中,他坐在那里用手臂换换怀抱住自己,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竭力的想要控制住那张因哭泣而显得有些扭曲的脸庞恢复到以往面无表情的淡定模样,但是却失败了。他的嘴唇抖动着,仿佛是秋风中瑟瑟摆动的残叶,他那么虔诚的,卑微的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有些支离破碎。

     “青峰......君.......青峰君......大辉。”

      “大辉......我...”

     “我......”

      好想见你。

    

     回答他的是死一般漆黑的寂静和照明灯显得有些过分光亮的光线。

     他抬起头,看到照明灯周围飞舞着几只夜蛾,它们似乎不畏惧灯光的高热,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灯泡,肢体与高温的玻璃罩发出刺耳的“滋滋”声。而他们无所顾忌,用生命换取与光明的接近。

     那样浓烈,炙热,而又透着无可言说的悲壮。

     “啪嗒”其中一只掉落了下来,驱壳上冒出缕缕青烟,后又归于沉寂。他依然什么都没拥有。

     可它的翅膀,它的触角,它的每一处无一不透露出满足与安详。


     黑子呆呆的看着,连脸上的泪痕也忘了拭去,他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又感到一丝无措。

     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他想。

     只要我一直喜欢着青峰君就好了。

     『就算他永远不会对你有任何回应?』内心深处似乎有人这么问道。

     他有些神经质的勾唇笑了笑。那张合着眼泪的清俊面孔伴着一抹苦笑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诡异,但他不在乎。

     他只是笑了笑,怅然若失,然后又叹了口气。

    

     有什么办法呢?

     他是,他是我的光啊。

                                                                  TBC2015.8.28

     


     

评论
热度(5)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