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 青月蜉蝣 (三)

         

     『这就是高中吗?』

     黑子站在诚凛高校的石碑前,心中这么想着。周围走着的不再是熟悉的人,一张张陌生的脸孔,汇集着不同地方方言的日语让黑子感到有些无可适从。随即他又放下心来,就算有这么多陌生的人又怎么样呢?

     ——又有几个人能注意到他?

     没关系的。

     黑子哲也已经习惯了被遗忘。


     开学的学校是最热闹的,特别是在日本。因为各个社团都为这一天的招募卯足了劲儿。话剧社的学姐穿上了朱丽叶的礼服大声的诵读这剧本上的台词,剑道社的学长喝喝有声地挥舞着手中的竹剑,还有游泳社、舞蹈社、文学社、音乐社等等等等。

     那么,篮球社在哪里?

     黑子哲也费劲的挤过黏腻在一起的人群,终于找到了篮球社招募处的所在。不过,篮球社的学长们看起来颇有些凄凉的意味,稀稀拉拉的社员站在一旁愁眉苦脸,实在是招募不到社员么?

     完全比不上帝光啊。篮球社是帝光最大的社团,排除首发队员外还有替补的一军、二军、三军以及杂役和预备队员,统共加起来得有两三百人,上场加油时的其实堪比专业啦啦队。

     『算了。』黑子叹了口气不再去想。

     反正那已经是从前了。

 

     黑子拿过一张申请表顾自填了起来,当然这整个过程也并没有人发现他。表填到一半时,黑子的耳旁传来喧哗的声音。

     这时他听到一个青年的声音,“请问,这里是篮球部的招募处么?我想入部。”

     黑子抬起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那人正站在逆光处,五官有些看不分明,他很高,不似平常日本人的身高,保守估计在一米八以上,整个人的气场竟跟那个人有些像,都是这样强悍、富有侵略性。最醒目的是那一头火红的发,真的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

     那一群男部员中唯一的女性也就是相田丽子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个人必须留下,她甚至有一种直觉,这个人会成为诚凛篮球部接下来重要的力量。


     黑子凑上前去看了看他的申请表,“火神大我”。

     他的名字是,火神大我。

     真是合适呢,以后就该是队友了吧。

     他放下申请表离开了。

     而后整理申请表的相田丽子却纳闷了,因为申请表平白的多了一张。

     “黑子哲也?完全没印象啊。”她这么嘀咕道,却依然收下了那张申请表,『嘛,多一个人总不是坏事。』

     黑子哲也的高中篮球生涯,即将开始了。


     青峰感到很无聊,他实在不懂那些前来报名的篮球部信任么与他有什么关系,明明他也算是今天才入学的好么?!!!虽然国三的时候他早被桐皇挖来,可这二者之间实在没有什么关联。

     那个戴着眼镜眯着眼笑的混帐部长却说『青峰你这么高这么壮站在我们身边一定很威风,这样一看就知道是篮球部啦。』

     『哈?!又高又壮?你当是相扑摔跤吗?  这算什么狗屁理由,我才不给你们当门神好么?!』于是这么想着的青峰偷偷的溜走了,目的地仍是天台,不过这一次是桐皇的。

     只是少了另外一个人。

     青峰当然不是那种呆在故地缅怀以前的文艺青年,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天台又安静人又少是个睡觉的好地方罢了。


     他平躺在天台的水泥地板上,看着天上飘拂扭曲着的云朵以及一片片湛蓝的天空,眼睛里却空落落的。

     最近他总是想起哲。没理由的想。

     他在想那天哲对他说完“喜欢你”之后,一切都不对劲了。先是两人之间的争吵,然后再是黑子选择的不同的高校,再是两人那次在路灯下无言的凝望。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呢?

     明明是那么快乐的,在一起打球,为什么要离开呢?

     难道只是因为我的那番话么?

     青峰想起那天黑子渐暗的双眸,他的心中说不清有种什么情绪让他不太好受,却始终辨别不清是什么。

     可他终究是个骄傲的少年,思来想去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于是这么想着:下次见到哲一定要好好问问。

     可是他忘了,那场比赛他没有和黑子碰拳。

     他不知道黑子看着他跑远的背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他不知道的是,黑子当时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的克制住自己,没有在球场上丢脸的哭出来。


     而那一场比赛,几乎成了黑子的梦魇。

     今天晚上黑子依旧被惊醒了。梦中是青峰那永远奔跑着的背影和自己伸出去的徒劳的拳头。

     黑子对着窗子朝楼下望了望。

     没有人。

     自那以后,黑子养成了睡觉不拉窗帘的习惯。即使被路灯的光晃的难以入眠,他也不想拉上。

     兴许他还会来呢?

     这样就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他。


     黑子突然抱紧被子笑了笑。他在嘲笑自己。

     『还在做什么梦呢。』被子在怀中越抱越紧,看起来似乎是他在贪恋被子上残留的温暖。

     “青峰君... ...”一声微不可闻的呼唤飘散在夜色中,仿佛从没响起过。

     而黑子觉得今天的夜太冷了。真的太冷了。

     冷得,他几乎要落泪了。


                                                              TBC20158.19

评论(3)
热度(9)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