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短篇4】#战争篇#前传

     黑子是一个医生。不过与其他医生不同的是他的身边少了病人亲属的哀求,多了震耳欲聋的隆隆炮火。

      是的,他是一名战地医生。

      最优秀的。

 

     每一个士兵都对这个温柔和善的黑子医生充满了好感。

      他的医生服总是浆洗的十分干净,当那双浅蓝色的眸子注视着你说着安慰你的话时,你会忘了这里是充满硝烟的战场,仿佛只要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护士们又在抱怨着士兵们总是黏在黑子医生的办公室附近。黑子听到这也只是笑笑,起身走出去,“请不要造成医务人员的困扰,士兵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伙儿抬着担架的士兵们打断,他们看起来像是刚刚从前线撤下来。

     啊,还真是凄惨。

     “请您救救他!”为首的士兵大喊,他的左臂也负伤了,可语气中的担忧却是向着担架上的那个人。

     那人正是这支队伍的主帅,青峰大辉中校。

 

    青峰在迷糊中只看到一双温柔凝视自己的眸子,让他不由得回想起小时候在故乡看见的湛蓝的晴空。那双眸子的主人说:“请您忍耐一下,我们马上把弹片取出来。因为没有麻药,可能会稍微有点痛。”

     忍耐?嗯,忍耐一下... ...弹片,对了,是那颗该死的炮弹。

     ... ...什么?!没打麻药?!

     “嗯......哼!”青峰压抑着痛苦的闷哼伴随着“叮”的一声,弹片取出来了。

     

    “接下来,好好的睡一觉吧。”

 

     恢复力惊人的青峰没过几天就已经又是活蹦乱跳的了,可身为主帅的他却依然赖在医院不肯离去。

     黑子医生表示很困扰。

     实在是那火辣辣的眼光太过炽热,比任何一个其他的士兵还要热切。

     可转过身看到那个人一脸灿烂的笑容后训斥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然后自己的脸颊仿佛是被那眼光所炙烤,一点点,一点点,升了温度。

 

     死赖在这儿的中校终于被将军拎走了。

     回想起来真是一场惨剧。拎着剪刀杀进病房的将军面不改色的一剪子剪碎了青峰身上的病号服,冰凉的贴着肉的触感让青峰脸上的表情瞬间定格,说不出是好笑还是其他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将军的脸上始终带着和煦的笑容,嘴里说的却是狠绝的话,“违逆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得死。”

     

      那个粘人的家伙终于走了。黑子这么想到,内心的深处却隐隐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失落。

 

      黑子医生表示依旧很困扰:自己因为他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了。

      那个混蛋。

     

    时隔半个月,青峰中校又回来了,这次负伤的是右臂。他在病床上朝黑子没心没肺的笑着,用着完好的左臂挥了挥手,“哲,我又来了~”

     黑子突然有些愠怒,

     “你这人怎么总是把自己弄伤?”心里这么想着却不自觉地呢喃出来,语气中有些小小的抱怨。

     那个人的笑容停滞了一下,随即,绽放的更加绚烂。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哲。”

 

     有什么东西在胸腔中跳动着,以着过于频繁的速率。

     

     我的心脏都坏掉了。

     都是他的错。

 

     一场手术终了。黑子拭了拭头上的虚汗,看着病床上有些虚弱的他,突然觉得,自己再不要看到这人的血了。

     青峰转头看着出神的黑子,咧了咧嘴,然后抓过他的手轻轻覆在自己的胸膛上,

     “黑子医生,我这里也病了,可以治好么?”

     那手覆着的正是心脏的所在,他们的双手交叠在一起,仿佛本该如此,黑与白的交融,如同一幅最美的水墨画。

     然后黑子笑了,

     “当然,”他听到自己这么说道,“我是最优秀的医生。”

      那隐藏在逆光里的清俊面孔嘴角挂着的,是一抹他自己也想象不出的,最温柔的笑。

 

     

 

                                                                       FIN  陌上花。    2015.3.9

     

评论(3)
热度(12)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