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叔_]

【青黑短篇3】#战争篇#

     好像曾有人说过,他爱我。

     不过,是谁呢?

 

     躺在病床上的青峰脑海中闪现过一抹淡蓝的身影。  头痛欲裂。

     青峰大辉,炮兵中校,因其诡秘的作战风格和狠辣的对敌作风被军中称为“冰原狼”,而现在正因为一次失败的战役躺在军区医院的病床上无所事事。

   是的,他的右腿折了。

     医院的一片白色透着阳光总能让人联想到平和与纯洁。可青峰与这里似乎格格不入。

     “滚!”一阵药盘被打翻的声音伴随着女护士的尖叫。

     这已经是第五个被换走的护士了。

     青峰很烦躁。

     直觉告诉他,为他包扎护理的不该是那些女人。

     记忆中的“她”应该有着更为温柔熟练的手法,有着一双凝视着他的清澈明亮的眼睛。

     “我... ...我爱您。”

     “因为,好像只要待在您的身边,一切事情都可以成功。”

     “我... ... ”

     “再见了。”

 

     是谁呢?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青峰的梦里总是充满着隆隆的炮火声和士兵的惨叫。

     醒来前的最后一个影像,是一头染着血色的冰蓝,和他自己迸着青筋的竭力想要抓住那人的双手。

 六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小护士们把他的名字和“黑子哲也”说在一起了。

     最后的最后总是以一句“真可怜呢”收尾。

     哈?!我青峰大辉也是需要可怜的人么?!

     这一天是祭奠死者的日子。

     连医院的人也全无例外的换上了黑色的肃穆的丧服。

 

     青峰大辉扫过一个个墓碑,那是一个个与他不相干的陌生的名字。

     他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拄着拐杖悄悄溜走了。

     一个开满小花的山坡上,有一处孤零零的坟冢。墓碑的样式极简单,没有任何花纹,上面只寥寥四个字  ——  青峰  哲也。

     仿佛有什么要涌入脑海,可苦苦思索只觉得头痛欲裂。他只是想着这个人和他一个姓,是不是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于“哲也”这个名字。

     “啧。”青峰啐了一口唾沫,索性不再去想,留下一把小花走了。

     他不知道的是, 那四个字,是那个人一生的执念。

     他忘了那个少年为了掩护他离开将他打晕然后扮成他的样子引开了敌军;他忘了那个少年那么满足的对他说着“我爱您”用着崇敬至极的语气;他忘了他们在炮火下的誓言:他说过要带他回家的。

    他只是忘了。

     忘了他们曾如此深爱过。

        

                                                                       FIN  BY:陌上花。    2015.3.8

     

     

     

     

     

     

评论(1)
热度(4)

[酒叔_]

更新慢不定时的不专业码字的。 学生党 爱耽美爱软妹爱动漫偶尔画画渣画。
偶尔翻唱。
许多奇思妙想。属性大概是总攻【笑

啊啊啊啊我废话好多。
以上。

© [酒叔_] | Powered by LOFTER